返回首页

什么是成功的年金改革为何为何被批蔡英文政府狠毒

时间:2017-02-04来源:未知 作者:台湾百事通
说穿了,要改革年金制度,无非就是多缴、领少、延退。比较马政府与蔡政府推出的方案,虽然蔡政府暂时缩小了打击面,把军人留待第二波另案处理,先对公、教,但是公教人员的退休所得替代率降得更低
  

 被民进党团视为年金改革最大变数的考试院,在周四院会中,试委周玉山开了新春第一枪。周玉山炮轰说,蔡政府的草案如此狠毒!、只准被害者流血,却不听他们呼痛。

 

 

试院若卡太久 绿可能自行提案

简直是革命试委将自提版本

最大变数说 试委不满

 

 

他提到公务员,用了不下十次苦不堪言,讽刺这是住敦化南路豪宅养尊处优者完全无法感受的,一个人不能奉养父母,照顾家人,奢言服务民众。

 

蔡政府已下指令,3月将年金改革草案送进立院,但各部会才在研拟,民进党立院党团先打预防针,把矛头指向考院。总召柯建铭直指考试院是最大变数,引起试委不满。

 

要蔡卖豪宅 捐养老院

 

周玉山发言逐字稿1200字,他说,这是他写了1、2个月才完成的发言稿,且调查高中老师、大学教授及基层公务员后写出,字字是事实。他要求考试院会报原文照登。

 

周玉山说,中华民国公务员得到国家法令保障,又受到儒家思想熏陶,不是任何政党或个人的奴才,更不是任人宰割的牛羊,一个人不能奉养父母,照顾家人,却奢言照顾民众,可能是宗教家却不是公务员,新政府希望公务员都是宗教家,何不反求诸己,蔡英文卖掉豪宅,捐款给养老院。

 

 

他说,许多贫病交迫的公务员是退休公教人员或可怜的双亲,他去调查过,这些人太苦,才会提到住敦化南路豪宅的人不会感觉到,但他从小住眷村,知道这些人过什么日子,太苦了,但外界往往举万分之一例子,上将、中将,忽略绝大多数公教人员的辛劳,苦不堪言。

 

吁互相尊重 遵守职权

 

他说,蔡政府草案却如此狠毒,砍到见血见骨,只准被害者流血,却不听他们呼痛,这是什么时代?什么世界?周玉山说,请各院互相尊重,遵守宪法赋予职权,考试院从没耽误时程。

 

 

在考院会第一个发难,他说,一向温和的他,这次举动确让很多人吓一跳,之前是组织外的年金改革委员会负责,现终于回归宪法,让他觉得该是说话时候了。

 

 

考试院长伍锦霖前天团拜时说,总统府主导的第一阶段国是会议已结束,国是会议是谘询性会议,没决议、没共识,根据这些资料,考试院将在第二阶段秉持超然独立合议制精神,集思广益做出最适切合理可行方案。

 

 

试委对此表示,伍锦霖是圆融的人,做事低调,但民进党将矛头指向考试院,伍的说法也算维护试院职权。

 

 

 

台湾来鸿:什么是成功的年金改革?

 

 

在街头的抗议声中,蔡政府终于开完了年金改革国是会议,蔡英文在致词时特别引用马英九过去的谈话,强调年金改革不分蓝绿,蔡英文还表示,如果年金改革可以成功,台湾没有无法完成的改革!显示年金改革争议之大、影响之巨。

 

 

但问题是,什么是成功的年金改革?

 

马挥刀却未砍下

 

 

在台湾,军、公、教、劳,各有一套退休年金体系,但在少子化的影响下,近年来各个基金入不敷出,根据政府的估算,各基金将在十五年内陆续破产,财务状况如此危急,马英九任内虽然曾经推动年金改革,终因反弹过大未能成功,很多人当时劝马英九:年金改革受影响最大的军、公、教,这些都是蓝营的铁票,得罪了他们,以后选举怎么办?马英九手起刀未落,吵让半天,这一刀终究没砍下去,惨的是,过程中已伤筋动骨,国民党还是失去了政权。

 

 

换上蔡英文执政,绿营面对军、公、教,当然没有像蓝营那样大的包袱,但军公教及其家眷人数庞大,蔡政府亦不得不慎,因此蔡政府自就任以来,对年金改革拉高处理层级,不但在总统府组成年金改革委员会,召开了二十次的委员会议,更在北、中、南、东召开四场国是会议的分区会议,最后总结于国是会议全国大会,走了这么一段冗长的程序,无非就是想要消弭争端、凝聚共识。

 

 

蔡砍得既深亦广

说穿了,要改革年金制度,无非就是多缴、领少、延退。比较马政府与蔡政府推出的方案,虽然蔡政府暂时缩小了打击面,把军人留待第二波另案处理,先对公、教,但是公教人员的退休所得替代率降得更低、18%的优惠利率亦将逐年递减……..,没有千丝万缕纠葛的蔡政府,这一刀砍得幅度,确实比马政府当时的方案更深、更广。

 

 

蔡英文希望透过年金改革国是会议来凝聚各界共识,但是国是会议没有法定效力,会开完了,许多争议还是悬而未决;台湾媒体分析,蔡政府开再多的会,其实都只是走个过场,接下来,立法院才是真正的主战场。

 

 

要完成年金改革,最终还是必需落实到立法院修法;以目前民进党立委席次的优势,国民党又拙于抗争的情况下,只要民进党自家人的意见整合完成,身兼党主席的蔡英文一声令下,通过自然不是问题,但这就代表年金改革成功了吗?

 

 

推迟破产年限

从结果论,所谓成功的年金改革,至少要保障年金制度在经过改变后,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破产,这段时间是多久?蔡政府说:这一世代的人不会破产!话说得含糊,这一世代究竟是指哪个世代?

 

 

蔡政府估算,即使通过了年金改革方案,各项年金延后破产的时程,约在九至十六年;在22日举行的国是会议中,与会的社民党代表林风吟指出,这一次年金改革将延后劳保在2036年破产,她今年20岁,到2036年她才40岁,距离65岁退休还有25年,届时还有可能再度延后退休年龄,对我们而言,退休就是遥遥无期。显然蔡政府推迟的破产年限,仅止于现在五十岁上下的族群,退休时还有退休金可领。

 

 

尤有甚者,在这一波年金改革的讨论中,社会上对立的情绪不减反增,年轻人不满公教退休金领的比他的薪水还多、公教不满政府屡将其污名化、劳工不满增加了费率却没有最低生活保障的楼地板……,仇视、对立情绪不仅存在于职业类别,更存在于世代之间,冗长的讨论过程,并没有增加彼此的谅解。

 

 

更何况,蔡英文提到,五年后、十年后,又要再重新检讨年金制度;虽然任何制

 

 

度都不可能长治久安,但相隔如此之近又要再拉一次警报,台湾社会势必又要再一次面临对立的情绪,这样的年金改革,可以认定是一次成功的年金改革吗?

 

 

网友留言

改革就像分娩,应极其严肃看待与慎重将事,若成功,将有健康新生儿诞生,带来希望,合家欢庆;一旦失败,胎死腹中,也危及产母的生命与健康。

国人相信,蔡政府决心放手一搏,改革是为台湾打开一条永续的新生道路。国人体认到,台湾没有步希腊破产后尘的本钱,更可怕的是 '时间不等人',任何犹豫不决的,彳亍不行的,都要被淘汰成波臣。

 

 

<伊索寓言>说的好:有一老樵夫劳苦终身,下山途中放下柴担休息,并且呼叫死神过来。等死神出现,问老樵夫:有甚么事吗?这时的老樵夫向死神下令:请把柴担抬到我肩膀上。

chamber, taichung, tw

慢慢来,等到2020年,都没意义了

z aus

 

 

年金改革乎?退休金改革?

原来只有农民年金和国民年金的名称,都是由政府编列预算支应。农民满65岁,虽未缴过分文,年金每月可领台币7000元(约200多美元);一般未参加劳保、公保、军保的人民,虽未缴过分文,也可每月领得3500元台币(约100多美元),如65到70初头有依法缴交年金费用者,则依缴钱比例提高。

 

 

至于军公教和劳工都是在工作时,由雇主和受雇人支付相对的费用,存入基金,以支付未来的退休费用。这些基金都由政府保管生利息,但是政府都用这些庞大的基金来护航股价大跌时的股票市场,所以历年获利很低。

 

 

现在蔡英文政府故意将退休金和年金两个名词相混,以制造阶级斗争,同时降低政府作为雇主应该负的责任。由于蔡政府后来发现军人保险会影响到军人的效忠与招募问题,也为了切割军人与公务员与教师连手抗争,所以暂时与公教分开处理。但是军人大部分于40几岁就退役,退役后很难找到很好的工作,而且子女都还小,处理不好,

 

会引起大乱的。

蔡政府已捅了一个大马蜂窝,无论年长、年轻,无论什么行业,都会反扑。没有能力,却企图处理能力更强的国民党政府所无法处理的难题。

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